豆奶发了一个短视频

牙坐在屋檐上,默默的看着远处天边有了些许的泛红,在他身后,三阶血系魔法师就叹息了声说道:“走吧,我们回去,马上快要天亮了。”

牙依然坐在那里一动不动,三阶血系魔法师又一次叹息,低声说道:“留有用之身啊……牙,我知道你们这些还具备着原体意识与记忆的存在,你们非常痛苦,每一天每一天都觉得自己活得如同行尸走肉一样,我理解,所以……”

牙就站了起来,冲三阶血系魔法师说道:“没事,我只是看得入了神,放心吧,自杀是最为懦弱的做法,毫无价值,毫无意义的死去,这是我最为鄙视的死法,所以你就放心吧。”

三阶血系魔法师顿时松了口气,他跟在牙的身后一起走入到了屋子中,边走他还边说道:“其实当血族也很不错啊,长生不老也,除了洪荒万族前五十族的那些大族以外,少有别的族如血族这样长寿呢,虽然别的不死诸族也算是长寿,但是他们能和我们比吗?不是骷髅就是魂体,别说享受活人的一切,甚至连生理需求都没有,活成那样才真是一个绝望,我们血族甚至还可以生子繁衍,要我说,我们血族甚至根本就不算不死诸族。”

“当年血族始祖隐也是这么认为的。”牙忽然说了这么一句。

三阶血系魔法师顿时被这话涨得再也说不下去了,这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作为三阶血系魔法师,他已经算是血族的高层人员了,所以对于当初血族衰落的起始点,血族始祖圣位隐陨落之战,他也是知道一些内幕的,那一战中一共有四尊圣位出战,亚龙诸族两位,不死诸族两位,而最后却只有隐一人陨落,这其中的内幕重重,他也无法全知,只是隐约知道,隐和血族最高层的古老二代血族,产生了血族不是不死生物,不是不死诸族的想法……

牙就边走边说道:“我并没有嘲讽始祖的意思,相反,我其实挺敬佩他这个决定的,这需要巨大的勇气,姑且不以成败论英雄,始祖的意思其实很简单,血族若是一直在不死诸族中,迟早都有大祸端,而且对族群的发展实在是不利,所以才走出了那一步,只是终究是力量弱了,计划也并不完美,导致了最后功败垂成,但是这种想要奋求一搏的精神,我确实是感受到了。”

“不死诸族的大祸端!?”三阶血系魔法师却是听出了这番话里的意思,他立刻急切询问道:“这话怎么说!?为什么说不死诸族的大祸端?”

牙就笑着摇了摇头道:“现在或许还看不出来,或者未来万年都看不出什么来,但是这祸却是极深极重,和平时期还无妨,但一旦上面的两位皇出了任何问题,现今的帝国,联盟,部落三等级秩序崩坏,再次回到两位皇之前的大乱战时代,这祸就出来了。”说完,他就想要离开。

三阶血系魔法师却是立刻拉住了他,认真的问道:“牙,你的智慧我知道,你是我们血族的瑰宝,不管你再怎么心怀人类,但是你现在确实是血族一脉,旁的话我也不多说了,就告诉我吧,这祸端到底是什么?”

牙沉默了一下,还是点头说道:“也罢,我与你说说,不死诸族并非是多么古老的族群,这点你也是知道,出现之初,是当初大乱战时代的末期,深渊恶魔,炼狱魔鬼,火狱炎魔,冥狱妖鬼,加上他们的衍生族,以及附庸族,四狱联军与龙族,精灵族,鲲族,鹏族,四大种族,以及他们的衍生族,以及附庸族,他们展开了一场浩大的战争,这一战记录中打了三千余年,双方都已经筋疲力尽,而四狱联军是玩弄灵魂的顶尖种族,不死诸族就诞生在那一战的末尾,不死诸族本来就是作为战争兵器而被创造出来的,正因为如此,比如血族中就有各种族形态,骷髅族,幽魂族等等莫不是如此,虽然号称是一族,倒不如说是生命形态相近罢了,这些你应该都知道吧?”

三阶血系魔法师点头,牙就继续说道:“事实上,我们都是兵器,而你觉得,有谁会希望兵器有自我意识,以及权力诉求的呢?当初不过是大乱战时代,东天二皇横空出世,将别的一切种族都镇压了下去,战争突兀的结束,我们不死诸族才没有被销毁,而作为一股势力渐渐成长,终于有了不死诸族的说法。”

抹胸裙装少女甜蜜诱人

三阶血系魔法师就急切的说道:“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,还是说一下祸端到底是什么吧。”

牙就笑着摇了摇头,直接问道:“你说这世间的种族可以分为两个阵营吗?”

三阶血系魔法师立刻说道:“怎么可能,生命形态都不同,那怕是以理念来分阵营,也该分为九个阵营才对啊,两个……两个……”

“懂了吧?生者,与死者……这不就是两个阵营了吗?”

牙就说道:“有秩序时,东天二皇在时,一切都不显,但若真的又回到了大战乱时代,你觉得那些强族会如何看待不死诸族?理由都为他们选好了,死者就该安息,死者就该无知无觉,死者就该埋在地下……不是吗?我举个例子,你觉得当精灵族看到血族里有精灵族面孔时,或者龙族看到骷髅族里有龙族骷髅架子时,他们会如何去做?”

听到这里,三阶血系魔法师浑身上下冷汗都冒了出来,他浑身汗淋淋的一片,这些汗都是粉红色的,血族特有的汗水,他立刻叫道:“我要立刻报告,不,我要回去族地一两天,这里就交给你了,牙,有任何事情都等我回来再行动!!”

说话间,他已经急匆匆的冲出门外,一个魔法遮蔽下来,他就在清晨阳光下飞向了飞行器的机场区。

牙摇了摇头,也不急迫,也不迟疑,就坐在了大厅里,对着其余所有血族调查组成员说道:“如之前的资料显示,我们监控的其中一个目标,其周边出现了很多黑道方面的人员,他们会妨碍我们的监控,并且还可能打草惊蛇,现在我命令,暗地里清除这些黑道人员,把这些碍人的东西给清除掉,然后帮我联络司法厅调查组的组长,我要和他见一面。”

这些血族立刻就听从命令开始行动了起来,而牙就坐在大厅里,沉默不语的看着众人行动。

(很好,将所有资料都给了两个调查组,他们果然是有了行动,这些黑道人员估计是司法厅调查组的,不知道高等地精调查组那边是否发现了所给资料里的细节,若是发现了,他们的行动估计也该来了,现在剩下的就是等待了,若是我猜得没错,那么吴明你该开始杀人了吧。)

(我给了你这么好的一个局面,你,或者你背后的那人肯定已经发现了我的善意了吧?杀了人,嫌疑度立刻提升,然后以法律而论,你就该暂时被羁押,同时你的住所也会被搜查,这就是明面上的绝境,但也只是明面上,到了那时,就该嫌疑人中的某一个,或者某几个消失了,同时,高等地精调查组也会立刻赶往工业都市,如此一来,你就安全了。)

(但这只是我个人的布局,若是你,或者你背后的那个人真的如我所猜测的那样,那么你的行动可能就有两个……)

(一个是被他杀,由明转暗,同时找出投递纸条的我来,如此一来攻守互换,那时我生我死就在你一念之间,不过看在我如此善意的布局之下,你估计会来与我见一面,这样我的目的也算是达成,然后就是继续布局,将那些四阶强者都拉进来,达成下一阶段的最终目标。)

(另一个可能,则是你拉出可能存在,也可能不存在的师门……逻辑族,以大势压人,若是如此,也和我的最终目的相同,高层必会行动,四阶强者都会来袭,而我靠那个血系魔法师传递回去的信息,就会引得血族公爵亲王也出动,而从司法厅与联盟政府的沉默来看,总议长,那个天使族也必然会出手,到了那时,就是商业联盟秩序崩坏的时刻,这就是最终目标,也是我送你的礼物,我的族人,人类在一片万族和谐的秩序中是无法得到庇护与崛起的,我们需要的是空隙,万族乱战里的空隙……)

(欲成其事,先献其头……)

(我就用这商业联盟一片战乱,秩序崩坏,众族自危,死亡至少上亿洪荒万族的头,来成就你的大事吧!!)

牙眼中尽是落寞,他忽然间想要钓鱼了……

直的鱼钩,谁都不伤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