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视频app爱就

“惊不惊喜?”

陆薇语轻侧头,笑眯眯的望向方年。

看着前面挂了标识牌的房间,方年忍不住搔头,斟酌着问:“愚人节礼物?”

闻言,陆薇语一昂头:“哼,你小看我!这是我给你在我们学校打下的江山!”

七拐八绕才到的一栋楼宇里,有一个挂着‘前沿社团’四个字的房间。

是陆薇语嘴里的好消息。

“来,小语姐姐带你进去看看。”陆薇语拉上方年的手,走进了房间。

室内空间很大,分门别类的摆了桌台。

听到声响,正在忙碌的众人望了过来,接着是招呼声:“会长,愚人节快乐。”

“咦,咦!”

有男有女,其中女生在见到陆薇语牵着的方年后,面露惊疑夹杂着喜色的表情。

男生们则很是有点意外。

花田中的绝美女孩笑容肆意

顶头有个男生一脸和善的微笑,道:“会长,不给我们介绍一下吗?”

不等陆薇语开口,方年主动向前半步,面带微笑,礼貌道:“大家好,我是陆薇语的男朋友方年,很高兴见到你们。”

“哇喔!”

“薇语居然真的找了男朋友!”

“这个男生笑起来有点帅气喔,就是说的话好像不亲密,都不喊昵称的吗。”

“……”

在叽叽喳喳的讨论声中,方年笑容温和:“难得见到大家,中午希望请大家吃顿便饭,还望大家赏脸。”

陆薇语笑着插了句嘴:“看看咱们社团有多少人方便,都叫上,别给他方年省钱。”

女生们一个个都点了头:“谢谢会长,我去喊大家。”

说着叽叽喳喳的离开了房间,有两个男生也跟着走了。

剩下那个笑容和善且温柔的男生,望向方年跟陆薇语:“你好,我是黄温文。”

“方年,初次见面,请多关照。”方年面露礼貌的微笑,“中午见。”

“中午见。”

“……”

眨眼,西交大·前沿社团办公室就只剩下方年跟陆薇语了。

从进门以后,陆薇语就把一切事情都交给了方年,只说了一句话。

这时,陆薇语抢在方年开口前赶紧说道:“不许阴阳怪气!”

“黄先生是理事吗?”到嘴边的话被方年给收了回去,改口道。

陆薇语摇头,解释道:“是的,不过上面还有两个副会长,只是都没在,是一男一女,午饭时你应该会见到。”

方年笑着打趣了一句:“陆女士在西交大搞得风生水起,都要盖过复旦·前沿社团的风头啦~”

“如果有你在电话里那么手把手的教我,还搞不好,我不是白上了四年大学!”陆薇语骄傲道。

方年伸手摩挲了下陆薇语的头发:“辛苦了,难怪你会那么关心前沿社团的发展。”

“一个月不到的时间,把社团搞得井然有序。”

从桌台上的一些牌子,和屋内其它装饰可见一二。

“还好吧,毕竟我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。”陆薇语浅笑道,言语间还不忘给方年点赞。

方年在社团办公室内随意走动着,嘴上道:“所以,陆女士不打算跟我介绍一下吗?”

“啊。”陆薇语这才反应过来。

清了清嗓子,脸色认真起来,语气不快不慢。

“西交大前沿社团是按照前沿社团发展总纲领,参照西交大特色进行成立建设的学术研究型社团。

根据前沿社团的四大计划,制定了属于西交大社团的发展方向。

即完放弃创业资金扶持计划,仅发展创新技术型成员,辅以提供实习机会,模拟实验平台。

目前成员涵盖物理学、化学、材料科学、生物学、基础医学、管理学院、人文学院等院系大二、大三、大四,及优秀大一学生。

其中理事团、副会长、会长均为管理学院、人文学院学生。

中短期目标是将社团的发展渗入本校硕士、博士阶段的同类型人才。

目前社团成员共有47人。”

介绍到这里,陆薇语顿了顿,伸出双手:“请方总打钱支持我们西交大·前沿社团的发展。”

眼神里有邀功和求表扬的意味,脸上却是认真表情。

本来这瞧瞧那看看的方年早在陆薇语说到一半时,就顿住了脚步,脸色也变得认真起来。

等陆薇语说完后,方年沉默了片刻,才开口道:“没问题,回去我就让刘惜核算一下,给你们打钱,你们需要什么资源也可以报告过来。”

然后看向陆薇语,颇为感慨道:“陆女士,你这可真是用一个月时间,就骑在了我头上打我脸。”

“嘻嘻。”陆薇语嘻嘻一笑,“方先生还满意吧?”

方年抿着嘴夸赞:“这是我目前已知最理想的前沿社团发展方向。”

“你走在了我的前面。”

陆薇语随意的挥挥手:“谁让我是站在巨人肩膀上呢,一点微不足道的成就罢了。”

“是吧,我看你后面好像有东西。”方年一脸正经的看向陆薇语,煞有介事道。

陆薇语闻声回头,面露不解:“没东西啊?”

“没有~吗?!”方年意有所指。

陆薇语立马反应过来:“你才翘尾巴!”

方年抿嘴一笑:“这可是你自己说的。”

“时间差不多了,你挑个合适的饭店,我们先过去。”

闻言,陆薇语眼睛一转,就有了主意。

“好,走吧。”

路上,方年好奇问道:“对了,一直没问你,大学四年,你学的是什么专业。”

“社会学。”陆薇语回答道,“也怪当时年少不懂事。”

方年略有意外:“确实有点,西交大什么时候开始的社会学招生?”

陆薇语回答道:“04年。”

方年嚯了一嗓子:“陆女士还是第三届新生啊。”

闻言,陆薇语朝方年丢了个白眼。

方年忽然眼前一亮:“那你真的特别好考复旦哲学系研究生的。”

陆薇语:“……”

懒得搭理方年。

前世方年根本没听过社会学这个专业。

应该说,他知道这个专业的时间距今还不到半个月。

这还是跟李子镜他们去搞意向会才听闻的。

历史追溯起来很久远。

比方说复旦早在1925年就有这个专业。

但多有中断,以及合并办学等情况。

严格算下来,从2004年开始,复旦才将这个学系彻底理清楚。

最开始还是由哲学系来承担开展学科的教研工作,起学科学生孵化作用。

当时因为方年比较好奇,有人就给他科普了几个关键信息,比如直到08年,复旦社会学系本科毕业生总共才500多人。

即便如此,复旦的社会学学科在国内排名还很是不低。

至于西交大的话,建设都这么晚,首届毕业生才毕业两年,排名估计不高,教学资源可能也不太好。

这才是陆薇语说自己当年年少无知的缘故。

但从始至终没有去转专业,还是说明自己觉得学来有用。

…………

西交大旁的一家饭馆中,方年和陆薇语俩做东请西交大·前沿社团时间方便的成员们吃饭。

来得没那么齐整,只到了29个人。

要了个大包,坐满了两张圆桌。

人一多,吃饭这件事情就会简单起来,因为只会有吃饭。

顶多会有个觥筹交错的流程。

但也不会喝多少酒,大抵算得上是润润嗓子。

不过做东的方年一下子就感觉到了压力。

他心里十分想上逼乎上提个问题:

‘我去女友学校请女友的同学们吃饭,发现自己情敌众多,该怎么办。’

巧了,如果陆薇语女士知道方年心里想的,那么她会冤得飞起。

她还想提问:

‘男友来我学校请我的同学们吃饭,分外受女生欢迎,感到压力大,该如何处理?’

事情就是这么样。

方年发现了很多情敌,以黄温文为代表,总计得有五六七八个了。

好在社团的男性副会长并不是其中之一。

但陆薇语也发现了,社团里女性成员,应邀前来的,有一个算一个,都频频望向方年。

身为女人,她可是看得懂什么是好奇,什么是感兴趣,什么是多少带点仰慕意思。

连她在西交大关系最亲近的女性同学,前沿社团副会长梁伊都是……

“方年,你是不是也还在上学?那我们叫你方同学可以吧。”

“好羡慕薇语喔,我跟她大学认识四年,一直是很好的朋友,都没告诉我找了男友,要不是你来,我都不知道呢。”

“方同学原来是复旦的呀,好厉害。”

“方同学对薇语真好,那么远跑过来。”

“啊,原来是赶早班飞机过来的呀。”

“……”

反倒是黄温文他们这些男生,在饭桌上基本成了闷葫芦。

去灌酒?

这么多人,太不合适。

说点什么?

这就很难插进嘴。

传说中1个女人与500只鸭子能画上等号,那么16个女生呢?

而且,16个女生有一个算一个,都在八卦。

这还不打紧,有一个算一个,都在羡慕陆薇语,更有甚至,频频向方年送秋波。

高下立判了就。

方年没什么感觉,只是觉得西交大·前沿社团的气氛很活跃,女生能顶半边天。

一顿饭从11点40吃到1点钟。

饭后,方年跟陆薇语不约而同的要拉走了对方。

“还好我来了,你说说你,光是个社团里面就有这么多仰慕者,情书没少收吧!”方年哼哼道。

陆薇语挑着眉看向方年:“哟哟呦,方先生还真是挺会倒打一耙的!”

“我说你刚才根本都不用吃饭,别说晚饭了,连明天的饭都不用吃了,秋波就够你吃饱了!”

方年呵呵笑起来:“瞎说八道!”

“无非就是女生们喜欢叽叽喳喳而已,你看看那位黄先生,一顿饭那是吃得味同嚼蜡,浑身上下都不对味。”

陆薇语不甘示弱:“咦惹!”

“我在大学认识四年的朋友,那位梁伊恨不得扑你身上,你怎么不说。”

接着学起了梁伊的口吻:“方同学,你对薇语可真好呢,这么大早赶过来。”

“是不是特喜欢这种娇滴滴的语气呀!”

方年撇嘴不屑:“梁伊是谁我都不知道,那不是你大学四年的朋友吗?”

“嚯!”

陆薇语抱起了膀子,哼声道:“方先生可真会说笑话!”

“你都恨不得给人夹菜了,你还能不知道是谁?”

方年斜乜了眼陆薇语:“陆女士,你什么时候学会睁眼说瞎话,编造事实了。”

“你管我!”陆薇语哼哼道。

方年眼珠子左右一转,一伸手把陆薇语拉过来,再一用力,就把陆薇语抱了起来坐到自己肚子上:“我不管你谁管你。”

“呀!”陆薇语赶紧左右看,嘴上慌慌张张的道,“这么多人,快放我下来。”

方年轻抬头,盯着陆薇语的眼睛,笑容灿烂:“哪有人,不放。”

“陆女士,我想你啦。”

陆薇语看着方年目光里只有自己的倒影,低头在方年嘴上亲了下。

“我也想你。”

“先放我下来吧,被社团成员看到了不好。”

方年眨了眨眼睛,略作思索:“好吧,得给陆会长保持威严。”

“哼~”陆薇语鼓着嘴哼了声。

方年将陆薇语放下地,趁机捏了捏陆薇语的小脸蛋:“虚服。”

“……”

陆薇语瞧了眼就知道占便宜的方年,勾上他的手,往前走去。

〇:这章里面有个很久远以前埋下的伏笔,往后应该还要一段很长的更新才会揭线,之所以在这里提一下,是因为若是有对西交大熟悉的,可能会讲破碗又不查资料,不合逻辑~

======

破碗求订阅月票,稍等等,马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