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开蜜桔视频

白石村,李家小院门外,一个中年女子拉着个孩子,对李家院里站着的吴氏破口大骂,看其架势,应该要冲进去,而不是站在门外。

之所以没能冲进去,是因为身材单薄的贾成则挡在门口。

凭贾成的身板,本不能挡住‘暴怒’的中年女子,却就挡住了,这是因为他手里拎着一桶鸡屎,只要这鸡屎泼出去,被泼的人,几天都消不掉鸡屎味。

院内,鼻青脸肿的李昕,身上衣物多处撕裂,拉着祖母吴氏的衣襟嚎啕大哭。

门外那孩子,年纪和李昕差不多,也是鼻青脸肿、身上衣服多处撕裂。

这是同村的马家母子,马家妇(即马家小孩的娘亲)隔着门,指着吴氏,嚎叫着:

“我儿子说错什么了?嗯!你家大妇不是被娘家人卖去做娼妓了!谁都知道,还不许人说!”

“呵呵,什么儿子能干,赚许多钱,呸!嫂子被人卖了,连个影子都不见!”

“你家的破事,藏不住了,还不许人说?我儿子说错什么了?你孙子像疯狗一般,又是抓又是咬的,看看,看着!都伤成什么样了?”

“你儿子呢,让他出来,我家三郎的伤,他得负责治!”

马家妇形同泼妇,完没有往日来李家时那点头哈腰的笑眯眯模样,后面脚步声起,马家妇见着是自家男人带着儿子、亲戚来助阵了,胆子愈发大起来。

她知道李家的奴婢大多在村外作场,家中只有新来的几个婢女,被她骂了一通,此刻吓得捂着嘴哭,不顶用。

白皙美腿小清新美女

眼前这暂居李家的贾姓小子,细胳膊细腿,自己这边一会一拥而入,谁也帮不了吴氏祖孙,于是马家妇愈发得意起来:“李三呢!让他出来!”

“是不是见着嫂子在城里卖,自己跑去光顾了?”

面对着如此恶毒的咒骂,吴氏气得浑身发抖,把孙子搂在怀里,看着这些昔日里慈眉善目的人,她想骂回去,却开不了口。

“哈哈,我说对了吧!你儿子,就是馋他嫂子的身子!之前还送什么铜镜,哈哈,一个小郎,给寡嫂送铜镜,这不是私通么!!”

被人如此羞辱,吴氏气得两眼发昏,那泼妇嚷嚷着让她祖孙当众道歉,不然这件事没完。

其男人和亲戚们,见着李家祖孙好欺负,肆无忌惮喊起来,对着把门的贾成不住恐吓,嚷嚷着要吴氏和李昕赔礼道歉。

贾成铁青着脸,决定就是死也不会让这帮人冲进去,李笠不在家,那么,他就要用命来守住院门。

“啪”的一声,一块瓦片砸在门前,与此同时,李家厢房屋顶上多了几个人影。

却是黑着脸的武祥,带着几个少年爬上李家屋顶,站在新铺好不久的瓦房顶上,手里拿着瓦片,俯视着门口的人们。

马家妇是泼妇,所以武祥选择‘不接触’的对峙,方才他和伙伴们在码头干活,听说出事了就赶过来。

又有脚步声响起,庞秋带着一群人冲过来,手里拿着鱼叉、铲子、木棒,往李家这边冲来。

庞秋见着吴氏和李昕被人谩骂,贾成独自挡住门,婢女不顶事,把手里鱼叉举起,对着马家的人喊起来:

“干什么!欺负人是吧?看看老子手里鱼叉答不答应!”

“庞二,这事与你无关!”

泼妇的男人喊起来,挥舞着手里的木棒,站在庞秋面前:“我儿子,被李家野种咬”

话还没说完,一块瓦片砸在他脚边,房顶上的武祥咆哮起来:“你骂谁是野种!”

“黄团,你活腻了敢砸老子!”男人指着房顶,也咆哮起来:“李家给你什么好处,你这么护着他们!”

“好处?不要好处!他家的事,就是我的事!”武祥嚎叫着,挥舞手中瓦片:“我贱命一条,无所谓的,来啊,你敢再骂一句试试!!”

里司带着人赶来维持秩序,横在院门前,又把门外两拨人分开,问:“怎么回事?你们要干什么!”

“她家的野小子,欺负我儿子,还仗着人多,骂人骂得那是难听!”马家妇嚎叫着,恶人先告状。

里司大概听说了李家的事情,不过对现在这件事不太清楚,却分得清轻重,让两拨人把手里的东西放下,然后各自后退。

里司指着屋顶上的武祥等人:“黄团,你扮猴子么?在上面作甚?下来!”

“我们肚子饿,正喝风呢,阿叔你们慢慢说哈,我这好好蹲着。”武祥如是说,带着少年蹲下,就是不下来。

里司知道武祥和李笠的关系,没空和毛孩子扯谈,便要吴氏和马家妇“有话好好好说”,先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,

事情的起因,是李昕和同村孩童玩耍时,马家小子忽然嘲笑他,说他母亲在城里做娼妇,谁花了钱都能睡。

所以,李昕在城里有许多阿耶。

李昕一直不知娘出了事,听对方这么说,当时就炸毛了,两个人打成一团,打得头破血流。

李昕回家哭诉,马家妇带着儿子来李家要说法,于是

“她家儿妇,被娘家人卖去做娼妇,这件事不是真的?我儿子说错什么了?她在城里卖,她儿子不就多了许多阿耶?”

马家妇说完,得意的看着吴氏,吴氏则气得脸色铁青。

里司经常调解乡里矛盾,见多了破事,知道小孩哪里懂什么,马家小子这么说话,必然是大人教的。

他瞥了一眼马家妇,心中吐槽“长舌泼妇”,但不可能说出来,只能和稀泥:“小孩子打架,有什么奇怪的?谁家小子不打架?你们都是成人,也要弄得面红耳赤?”

“那件事,不过是谣传,事情还没定,你怎么能乱说?”

马家妇喊起冤来:“我乱说?哎哟!到处都这么说,我只是把听到的说出来,这样也有错?好啊,那你把村的人都抓起来吧!”

“就是抓起来,她家儿妇在城里卖”

“啪”的一声,一块瓦片砸在马家妇背上,却是武祥砸的:“长舌妇,会不会说人话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