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香蕉视频人app污直

“嘭~嘭嘭~”

“噼里啪啦~”

一大早,远近交替响起各类鞭炮的声音。

年三十的早上,一如既往的从鞭炮声中开始。

老方家在新屋里过的第一个除夕,在林凤和方正国的张罗下分外隆重。

比起去年,今年连食材都准备得更加丰富一些。

鸡鸭鱼肉这些不说,还准备了河鲜与海鲜——是昨天方年坐副驾驶,随方正国同志一起去桐凤现买的。

可以说是相当新鲜了。

这让方正国与林凤多有感慨,最多的那句话是:

有个车真方便。

因为几乎没人会骑摩托车去桐凤那么远的地方。

菜式很丰盛,气氛却很愉悦,林凤女士提杯道:“来碰个杯,身体健康,岁岁平安。”

逆光唯美少女出尘如精灵

“……”

年三十的早餐,总是会从扣肉起筷,再之后才会起筷别的,比如牛肉、河虾、清蒸多宝鱼等菜品。

丰盛的早餐从早上七点多吃到八点半。

一家人吃得满嘴流油,尤其是方歆,那叫一个油光满面。

连两鬓的几缕碎发都被汗水粘在了脸颊。

那叫一个忙!

其实从早餐开始,方年的手机就开始响个不停。

是各种消息提示音。

方年便调了静音。

等饭后,方年站在门廊消食时,摸出手机一看,嚯,几十条未读消息。

有QQ的,有短信的。

比起高三时,方年在大学又多认识了些朋友,在除夕这样的节日里,发消息问候的人自然也更多。

苏栀、高洁,吴伏城包括李子镜等一票上大学以后才认识的同学朋友,或是通过QQ,或是通过短信发了问候祝福。

还有柳漾、李雪等一票高中同学。

以及上大学以后相较而言更熟悉一些的刘惜几个。

然后就是邹萱啦,温叶啦,以及……林语淙。

方年一一回复。

看到陆薇语发过来的短信时,方年走两步到院墙边弹了个电话过去。

“你好,除夕愉快。”

听着陆薇语平常淡然的声音,方年目光轻动,语气冷静道:“陆女士好,除夕愉快。”

“方先生吃过早餐了吗?”

“刚吃完,陆女士呢。”

“我也是。”

“陆女士,你听过一种奶茶名吗,叫芋泥波波奶茶。”

“好像听过。”

“去掉奶茶,叫什么?”

“芋泥波~”

话说到一半,陆薇语终于反应了过来。

没法再装下去,轻哼一声:“daeir(讨厌)!”

方年洋洋得意:“还敢说‘你好’吗!”

陆薇语细声软语道:“我只是故意逗你的,别生气嘛,在老家要乖哦~”

方年:“……”

接着方年故意撇嘴道:“大冷的冬天,就别吃可爱多了!”

“谁吃……”陆薇语咬咬牙,“看来方先生回了老家,连说话都开始那么多的意思了?”

方年‘嗨’一声,无所谓的道:“大过年的,逗逗乐而已嘛。”

陆薇语想想,觉得也对:“好嘛,你去玩吧。”

“嗯,我去带方歆放烟花了,老好看了!”方年乐呵呵的道。

“……”

结束通话之后,方年继续回复短信。

后面的一批,多了关秋荷还有朱建斌等少数几人。

按照去年的经验,关秋荷女士除夕是不会发问候的,要等春节当天才发。

一个上午就在烟花刺啦声与方歆的欢笑声中度过。

晚上照例是守岁到零点。

因为一不小心又掉了个马甲,所以这回轮到方年给全家人发守岁红包。

方年准备的红包都不怎么丰厚。

给方歆的只有120元,给方正国和林凤的都是666元。

寓意月月平安与六六大顺。

…………

农历2010年春节零点,老方家齐家出门放烟花。

与此同时,从茅坝开始,远远近近响起了烟花的声音,还伴随着烟花升空的璀璨。

今年的求财时辰在凌晨三点到五点。

因为意外得知方年同学是公司股东,所以方正国跟林凤更一丝不苟的准备了求财事项。

方年跟方歆也跟着起床完成敬神的‘求财’仪式。

尽管睡眼惺忪,方歆依旧很听话的跟着完成了仪式。

求完财之后,复又睡了三小时左右,再次起床准备早餐,准备陪客的瓜果等等。

不到八点钟,方正国带着方年、方歆出门拜年。

走完茅坝之后,没有马上去拜坟年。

因为要迎接新年贺新屋的客人们。

“噼里啪啦~”

“嘭嘭嘭~”

鞭炮声,烟花声,连绵不绝。

不到九点钟,老方家的院子里就来了贺喜的客人。

连方歆都得帮着去做拿一次性水杯、放茶叶这种活计。

愈是关系亲近的,来得愈早。

而且又不能站一下就走,各自嘴上说着新年好,好不热闹。

“……”

好在林凤早有准备,虽说稍微忙碌一些,但还是能面面俱到的。

在这方面,林凤女士还是很能拿捏的。

毕竟,这是她最喜欢的事情。

到十点多时,来的客人就大多数是方年只是脸熟,但偶尔不知道该怎么喊人的了。

“方年上大学又长大了!”

“在申城上大学,那是张大人。”

“……”

奉承话是一箩筐一箩筐的。

林凤女士照单全收。

方年被拉着见各种各样脸熟的面孔。

差不多忙的接电话的时间都没有。

偏偏像正月初一这样的时间点,方年的电话很难说安静多久。

好在多半是短信,只有少数几个是电话。

就也还好。

比如关秋荷照例是拨了电话过来,讲了两句恭喜发财的话。

快中午时,方年才抽出时间给陆薇语小朋友打个电话,讲了几句话。

这一天老方家的热闹就没停下来过。

抽空才去了趟家里已逝祖宗的坟地。

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年初二,陪同林凤女士回娘家。

方年开车,一大早就出发去了维南。

林凤女士让方歆带头拜年。

方歆破天荒穿了件不耐脏的白色羽绒服,似模似样的带头进屋拜年。

“外婆、舅舅、舅妈、荔姐姐、南哥哥,新年好。”

“……”

嘻嘻哈哈热闹了一阵。

林平阳陪着黄秀芸去了黄秀芸的娘家,林荔也跟着去了。

这也是方年一家之所以来这么早的缘故。

林平阳、黄秀芸、林荔走后,方年乐呵呵的开了个玩笑:“南哥,今天中午就靠你发挥厨艺了。”

林南大手一挥,脱口而出:“那没问题。”

老人打圆场:“新年大吉,我来煮嘛。”

林南也连忙打了个哈哈,给方正国递烟:“姑爷你抽烟。”

把话题就给转移了过去。

围坐在火炉旁唠唠嗑,嗑嗑瓜子,半上午的,方年收到了陆薇语发过来的消息:“方先生,你今天去外婆家了吗?”

“嗯呐,你也去了?”方年回问。

喂鱼:“没有,今年我妈说不去。”

“你等一下,我给你打个电话。”

方年:“?”

消息发送还没成功,电话先响了起来,3G网络不支持移动网络和电话同时使用。

方年滑动屏幕接通,陆薇语小声说道:“我想跟外婆说两句话。”

“啊这?”方年一愣。

陆薇语哼了声,骄傲的道:“么嘎,不相信我的棠梨方言吗?”

方年笑了起来:“相信。”

“我开免提了。”

接着换成了棠梨方言:“外婆,陆薇语想跟您拜年。”

老人愣了下,接着笑眯眯的道:“好好好。”

放在桌上的手机传出了陆薇语的声音,用较为流畅的棠梨方言夹着普通话说道:“wei~pu~(外婆),我是小语,祝您新年快乐,身体健康,事事顺心。”

如泉水叮咚的女声流淌出来,赏心悦耳。

林南倒没什么表示。

林凤猛然一惊,眼睛瞪得老大老大!

嘴上忍不住道:“这?这?!”

“语宝,难为你记得我,新年大吉。”老人笑眯眯的道,“你也要身体健康,万事胜意,新年新发财。”

电话那头的陆薇语嗯了声:“我知道了,谢谢外婆。”

“你送我的衣服蛮好看,我现在穿着过年。”老人又笑着说。

陆薇语‘咯咯’笑了两声:“您喜欢就好,我一直都没有亲口跟您说声谢谢,谢谢您送给我的荷包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一开始还有点磕磕绊绊,偶尔有一两个词说得是普通话,随着跟老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来,陆薇语的棠梨方言顺畅起来。

声调转变之间也拿捏得更加圆润准确。

从祝福聊到学习、生活等等。

足有十来分钟后,老人主动道:“你还跟年宝讲两句吧?”

“好咧,外婆。”陆薇语道。

但接着却说道:“叔叔阿姨,我是陆薇语,新年好,祝你们新的一年心想事成,万事胜意;

因为家里离得远,只能冒昧的通过电话跟您拜年,是在不好意思。”

方正国连忙接了句话:“新年好新年好。”

林凤也赶紧接话:“小语,新年大吉,恭喜发财。”

“理应是我们家方年给你父母先打电话拜年的,这孩子不懂事,还请你父母莫怪。”

陆薇语笑嘻嘻的道:“没有没有,是我忽然任性的想跟外婆通话,没跟方年提前说就。”

“你看看,你能想到,方年怎么就想不到。”林凤嗔怪道。

跟林凤聊了几句,最后陆薇语又逗弄方歆。

“方歆,你别给你哥哥玩烟花的机会,他比你会玩,都把你的抢着玩了。”

方歆似信非信的道:“啊,真的吗?”

“……”

最后才挂了电话。

完全没给方年插嘴的份。

结束通话后,迎着林凤的眼神,方年赶紧回拨了电话过去。

跟陆薇语的爷爷、父母拜了年。

语气坦诚大气。

也有很诚恳的表达歉意:“伯父伯母,实在不好意思未能提前登门拜访,合适的时候,一定当面请罪。”

“……”

从头到尾林南都没有吭声,脸上的表情却很是有点复杂。

有句话怎么说的,幸福感来源于对比,不幸也是。

瞧瞧人家的女朋友,又是给男方家里买衣服又是主动电话拜年,瞧瞧自己的那位前女友,除了要花钱还有什么?

而这时,方年摊开双手,迎着林凤疑惑的眼神,赶紧解释道:“陆薇语抽空跟我学的土话。”

“她老家是湘楚的,不过从爷爷辈就迁到了韶州,从小就是说普通话,暑假和十一碰见时,她不会说土话,现在说的你也听见了,还是会夹一两句普通话,也就是入了门吧。”

林凤盯着方年,一字一顿的道:“你说陆薇语抽空跟你学的?”

方年耸耸肩,打趣道:“不然她自学吗?”

林凤眨了眨眼睛,有点不知怎么形容的滋味,摆摆手说了句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算了,你们的事情我懒得管。”

只有林南,默默的感受着自己心里在滴血。

这大年初二,于他而言,就分外难受!

======

破碗求订阅月票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