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视频看片下载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庆荣华最新章节!

赵大生家的走后,曾荣带着曾华把东西收拾了一下,两人开始做晚饭,这是她们姐妹两个安顿下来做的第一顿饭,曾荣小小的奢侈了一下,从京城最好的五香居买了一块酱肉,这是她上一世比较喜欢的味道,有点久违了。

论理,这顿饭即便不请赵大生一家,也该分一块酱肉送去请人家尝尝,可因着上一世的恩怨,曾荣歇了这心思。

因为她明白,不管她讨好不讨好这位赵妈妈,赵妈妈都不会善待她的。

饭后,因着还未到掌灯时分,加上也吃的略有点撑,曾荣拉着曾华在院子里走走,院子不大,但挺方正的,难得的是院子中间还有棵柿子树,树下有一个秋千架,靠着水井那边还有一个小花圃,里面有一丛月季开的正旺。

曾荣拉着曾华在院子里转了一圈,又在月季花前流连了一会,把这些花的品种、品相向曾华介绍了一番,随后又推着她走到秋千前,“阿华,没荡过秋千吧?来,我推。”

“别,大姐,这合适吗?”曾华怯怯地往上房那边看了一眼。

“应该没事吧,又不是和她们抢。”曾荣安抚道。

其实,她是怕曾华想家,也怕她没有安定感,所以才特地哄着她玩,就像上一世的徐靖哄着她。

谁知曾华正准备坐上去,春桃和春杏姐妹两个手拉手出来了。

“阿荣姐姐,听我娘说,买了一堆书和笔墨纸砚回来,说是要教阿华妹妹念书写字,是真的吗?能不能顺带也教教我们姐妹两个?”春桃言笑晏晏地走到了曾荣面前,春杏则拉着曾华,说是陪她荡秋千。

“不好意思,我哪有这本事,我不过略识得几个字,想自己摸索着学学,哪敢教别人?”曾荣拒绝了,同时也细细打量了下眼前的这个女孩子。

清纯气质美女荒野写真清新迷人

她想起来,上一世的春桃最后也做到了徐靖身边的一等大丫鬟,原本是一心等着被收房的,因而,王楚楚嫁进来之后,她投向了王楚楚,两人没少联手整她,想把她弄出去嫁人,无奈徐靖护得紧,又有徐老夫人发话,所以在王楚楚怀孕后,曾荣很快就被抬为姨娘,而春桃则被徐靖放出去嫁人了,嫁的是他身边的一个小厮。

再后来,曾荣就不清楚春桃的事情了,想必应该是可以善终的吧,毕竟徐靖的事情不可能会牵连到身边的下人。

不过春杏就不好说了,她也是在八岁这年做了徐靖妹妹徐箐的丫鬟,后来跟着徐箐一起嫁进了忠勇伯冯家,冯家因为徐家的关系,也不得不站到了继后这边,最后也被牵连了,徐箐的丈夫也下了大牢,后来如何则不得而知。

曾荣正回忆前尘往事时,春桃推了她一下,“阿荣姐,想什么呢?”

“没什么,我听娘说比我还小两岁,可咱们两个的个子却差不多。”曾荣打量了下对方,说道。

可能是从小没挨过饿,春桃的个子确实没比曾荣低多少,又因着没有风吹日晒的,她的肤色也比曾荣白嫩多了,就是有一点,五官不如曾荣清秀,主要是鼻梁有点塌,且两眼距离有点宽。

还有一点,因着赵妈妈教导太过严苛,两个女儿的性子也有点呆板,不活泛,也就不讨徐靖的欢心。

当然,这是几年后的事情,彼时这对姐妹年龄不大,小孩子的天性还是有的,否则,春杏也不会一边推着曾华荡秋千一边教她说京城话。

春桃显然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,推着曾荣往前走,“走吧,去屋子里看看,我娘说,把屋子收拾得可干净了,还让我跟好好学学呢。”

话说到这,加上春桃又推着曾荣往前走,曾荣也不好拒绝,再说,春桃压根也没有给曾荣拒绝的机会,因为很快她就松开了曾荣,自己推门先进去了。

屋子里彼时还有点光亮,曾荣找打火石点灯时,春桃已经把手伸向了炕几上的那几本书。

见此,曾荣很是有些不喜,只是一时她没地方可去,因而也不好和她翻脸,偏春桃还喋喋不休地问曾荣,这些书她是否都读过,里面的字是否都认识,又是否明白其中的典故和要义。

“没有都读过,只认得几个字,也不知能不能读懂。”曾荣敷衍着回道。

“阿荣姐骗人吧?若是不认识字,怎么会买这么多书?”春桃坐到了炕沿上,继而又趴在炕几上,拿起最上面这本《三字经》翻看起来。

别看她年龄小,可她在徐家当了两年差,察言观色的本事比一般的同龄人肯定要强一些,而她之所以直接推门而入且没等主人招呼就直接翻起了曾荣的东西,为的就是观察一下曾荣的反应。

原来,赵大生家的见自己从曾荣这打听不到什么来,便把自己两个女儿打发过来,想着同龄人好沟通些,兴许能问出点什么来。

也不怪她戒心这么强,这事搁谁谁也不能理解,一个从未出过门的村姑敢闯京城也就罢了,怎么还会识文断字,居然舍

得花这么多银两去买书和笔墨纸砚?

还有,一个连饭都吃不饱的村姑,居然懂得买高丽纸来糊窗户,也舍得拿它来糊墙,还别说,这屋子经她这么一收拾,确实显得明亮、干净,也雅致了几分。

这些疑团压在心头,赵大生家的哪里能放心的下?

于是,她打发两个女儿过来了。

春桃看出曾荣的不悦,也看出曾荣的容忍,只是她并不想收敛,因为曾荣还没有回答她呢。

“阿荣姐姐,跟我说实话,买这些书是不是为了大公子?”

“大公子?怎么会这么想?说,是不是有人教问的,还是有人对说了什么?”曾荣反问道。

对付一个十岁的小孩,她还是绰绰有余的。

这不,春桃很快被她问住了,脸一下红了,“哪有,哪有人教我?是我自己,是我自己想问的。”

很快,春桃为自己找到了一个理由,说是她听徐靖身边的丫鬟们说的,说曾荣救了徐靖,又跟着进城了,八成也是想来徐靖身边做丫鬟,因而,她才会好奇问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