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看宝盒ios下载安装

劳斯莱斯幻影平稳行驶在深南大道上。

公路上的嘈杂声音经车体过滤减弱了许多,车内显得很安静。

乘坐体验很舒服。

回到酒店房间时,时间才将将下午五点半。

未几,房间里响起了个女声:“方总,您好。”

“有件事情抓紧处理一下。”方年道,“六家公司资料里的那个华太,想想办法全权收购了。”

温叶赶紧记下来:“有什么要求呢?”

“这次还挺多的,总之从任何层面上来讲,这家公司不能与我,与前沿,与贪好玩等事物有关联。”方年语气认真道。

“我只是看中了这家公司的壳子,老板好像是个富二代,玩票的,应该就比较简单。”

温叶一一记下来,沉吟着说道:“可是钱走过就会有痕迹,这个不好办。”

方年想了想,指点道:“也不用着急马上完成收购,你让第三方代理公司去避税天堂百慕大注册一家空头公司,让钱多转几道再回国内。”

“明白了,我会马上着手处理的,不过这个流程耗时可能会比较长。”温叶认真说道。

清纯少女浴室湿身性感写真

闻言,方年轻飘飘地道:“没事,你抓紧处理就行。”

“总之一句话,这件事情可以慢,甚至可以终止收购,但不能扯上任何关注,我只跟你说过,你懂我意思的。”

温叶语气严肃道:“我明白,方总您放心。”

“嗯。”方年应了声。

之所以让温叶去办,跟信任扯不上太多关系,方年纯粹是懒。

温叶只是一手准备。

额外的,方年会在合适的时候,让陈遥成为来了就是鹏城人中的一员。

不过无论如何都会留下一些痕迹,只要有暴力机构硬要查的话,什么事情都会无所遁形。

方年倒是希望没有用到陈遥的时候。

挂断温叶的电话后,方年稍加思索,又拨了个电话。

很快接通,方年道:“南哥,今天忙吗?”

电话里,林南回答道:“不忙,今天周六,我姐来我家了。”

“那正好,你们姐弟两个地主请我吃饭。”方年笑着道。

林南愣了下:“你来鹏城了?”

“在华侨城。”方年确认道,“你们应该还没做晚饭吧。”

林南应了下来:“我们这就过去找你,就在华侨城旁边吃吧,那边有家湘菜馆我去吃过。”

“行。”方年没什么意见,“你说地方,我一会过去。”

“……”

林南说的地址几乎就在洲际隔壁,他买的房子在南山前海,打车过来得二十来分钟,方年就也不用着急。

左右无事,方年便打开了套房里的电脑,上网冲浪起来。

很快翻到了一些新闻。

“重磅!91助手全新改版——原来手机竟可以有如此多的花样!”

“91助手将全面适配所有机型,为移动互联网时代探索前方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91助手,盗版成灾,这一次,你还敢信它吗?”

到处都是91助手的广告软文宣传。

方年一看便知,这是关秋荷关大烧~总的手笔。

这种软文宣传推广形式,正反两面同步出击,使得推广更显声势浩大。

容易造成一种特别火爆的误会,仿佛人尽皆知。

“我也用过这个软件,印象不太深刻了,就当时请人带回来一台苹果手机用过,可能推出什么新鲜功能了吧。”

“不知道,没关注过,不过刚才我下载试用了下,好像还不错,里面好多新鲜软件。”

“听说原来是做盗版软件的。”

“管他呢,难道我还花钱买软件啊?”

“这里居然没有‘持键’的身影,难道‘持键’只玩微博?唉,少了很多乐趣啊!”

“……”

大多数评论是路人网民发的。

这是在抓住人们的从众心理,不管黑猫白猫,一窝抓。

“别不是今天就要来个破千万用户吧?”

方年用手机打开微博软件后,发现几乎都在讨论这个事情。

他还忍不住上了‘持键’这个账号,再次来了波横扫。

“逻辑都不通,也好意思@我?一个盗版平台肯定是要洗白的,说什么要给国产软件一点希望?那为什么一开始不老实?我看这个助手活不长!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又不是软件工程师,我凭什么要会写代码?我怀疑你是想蹭我热度!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劝你们@我的时候,先歪歪头,把脑子里的水空出来,要不然真的只会徒增笑话,听我一句劝,我书读得多不会骗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方年一点都不手忙脚乱,对他来说,这种发言频率就很从容,甚至还有点享受。

正当时,常用的3gs铃声响了起来,方年看了眼号,滑动屏幕接通。

“方总,下午好。”雷冖笑呵呵的声音从听筒中传出。

方年眼睛还盯着手机屏幕,嘴上道:“雷总这下午有点晚,怎么没去享受周末,反而有空给我打电话了。”

“这两件事情好像不矛盾。”雷冖笑了下,“最近网龙无线很扎眼,是方总的手笔吗?”

方年乐了:“雷总,您这也太捧我了,八竿子打不着啊。”

“你不是投资了网龙无线吗?”雷冖狐疑道。

方年瞎扯道:“你可是教过我,做天使投资,不要干预管理事务。”

“最近我正忙着读书、开阔见识,发展社团,可没工夫。”

“方总怎么把最重要的挣钱给忘了。”雷冖故意调侃道,“剩大游戏谭总可是一点不避讳,说跟你做生意很有意思;还说方总开价1.5亿,他硬是给还价还到了1.8亿。”

方年笑了起来:“谭总这是在捧杀我呢,我人微言轻的,雷总您可得帮我说话,天地良心,我可啥也没做,我还以为1亿5都卖不到的。”

稍顿,方年话锋一转,故作玩味道:“雷总不会是大周末的孤单寂寞,找我来逗乐的吧。”

“我可正忙着享受网上冲浪,没别的事情我先挂了,要不我就得问你赔钱了!”

那边厢雷冖听得笑出了声:“方总雅兴真好。”

接着语气诚恳道:“不知方总有没有时间来珠海做做客。”

闻言,方年忽然叹了口气:“我就不该离开申城的。”

然后顾左右而言他:“雷总怎么大老远的跑去了珠海?”

雷冖笑了起来:“原来方总网上冲浪冲到了鹏城,不如这样我跟黄总做东,请方总赏脸过来吃顿便饭。”

“也行,晚饭后再吃个夜宵,南方人的常规生活。”方年随口答应下来。

结束通话后,方年叹了口气,手上那只手机上满屏幕的消息,再不复刚才的吸引力。

方年将手机往一旁的书桌上一扔,嘴上咕哝道:“高低得让你们这帮有钱人赔钱!”

“……”

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华侨城某家湘菜馆,方年不急不忙的走了进去。

在服务员的引领下,很快看到了林南和林荔。

“方年来啦~”林荔笑眯眯地打了个招呼。

方年微笑着向林南跟林荔点头:“南哥,荔姐姐。”

“……”

落座后寒暄了两句,林荔忍不住一边打量方年,一边打趣:“两个多月不见,你都成了亿万富翁了。”

“别瞎说。”方年笑了下,“我现在手上差点连五十万都拿不出来。”

林荔瞠目结舌:“不会吧?!”

“南哥,你跟荔姐姐解释一下。”方年直接把事情推给了林南。

林南看了眼方年,笑着解释:“应该是持股比例在融资中降低了吧。”

见林荔还是看着自己,方年摊摊手:“公司不是我的,估值不是现金,这次融资了2.5亿人民币的现金,很大程度上稀释了我的股份,现在只剩下3%了。

就算能按照估值退股,满打满算都只有7500万,哪来的亿万喔。”

林荔这才明白过来:“原来是这么回事,股份按什么形式稀释的?”

“股权池、资金池等等操作,你有空可以上网搜搜,应该有介绍,就是算法还是蛮多变的。”方年随口道。

“……”

说话间,服务员开始上菜。

林荔这才关心起方年怎么会来鹏城这件事。

方年随意道:“过来随便看看,算是公私兼有吧。”

“什么时候走?”林荔又问。

闻言,方年颇为无奈道:“别提了,酒店行程本来都订好了,临时有额外的事情,等吃了饭,就得去珠海。”

“外婆说得没错,我就是个天生劳碌命。”

林南忍不住调侃道:“方老板,你这还是天生劳碌命啊?”

“南哥,该说不说的,你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样子,你自己也是经历过很多事情的人,难道不知道人前光鲜人后吃苦?”

方年撇嘴道。

“别的不说,光是写这件事情,当初你可是追过的,开始就是每天万多字更新,我还是用手机写的。”

林南哑口无言:“我的错。”

“林南确实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我是真的体会到了自己创业的辛苦啊。”林荔一脸的感慨。

林南更是连连苦笑求放过。

方年看了眼林荔,问了句:“搞得怎么样?”

“刚开始,除了辛苦什么也没有,不过慢慢好起来了。”林荔简单一句话带过。

比起林南,林荔其实成熟得多。

林南这几年脑子里进了太多水,估摸着多少还有点水渍。

不过本事还是有的,但情商这东西吧,不好说。

“你最近有点忙吧,都开始做公益了,给老家直接捐了个学校。”林荔看了眼方年,笑着道,“不打算在维南也捐一个?”

方年就笑:“这就没必要了,那边早就是中心小学了,下面没了。”

“对哦,我都给忘了。”林荔回过神来。

“……”

吃差不多时,方年抹了抹嘴,看向脸色还残留些许尴尬的林南,语气平静道。

“南哥,我有个建议给你,你想不想听?”

林南抬头看向方年,默然点头:“你说。”

方年语气冷静道:“如果你对应酬、协调处理、人际关系,就简单来说对提升自己的情商没什么兴趣的话;

我建议你多跟冰蛙套套近乎,偷了他的技术,将来不管去哪,都可以完全不管不顾醉心于程序开发。”

稍顿,方年补充道:“当然,如果你有自己更好的安排,当我什么也没说。”

闻言,林南沉默了下去。

======

破碗求订阅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