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狼狗抖音app

——————

“志继!”牛贱妹原本听到濮阳渠的狠话,心中就有一股深入灵魂的害怕油然而生,但是当她亲眼看到亲生儿子被揍时,心痛的大叫。

可她的叫声没有唤来濮阳渠的停顿,倒是让濮阳渠又狠狠地揍了一拳在他的腹上,让他尝尝小产的滋味儿!

靳志继已经又倒在地上,如同烂泥般,痛地他缩在地上哆嗦着痉挛——

“住手、住手!”牛贱妹看到濮阳渠象是疯了似的还揍她儿子,越吼越大声,最后还尖锐的喊了声:

“救命啊,濮阳家要杀人!”

牛贱妹不会知道,在她呼喊救命的时候,濮阳三房倒是拍着心口缩回了一道黑影——

濮阳渠“啧”了一声,脚尖泄愤地在靳志继的小腿上又踢了一脚:“这么没用,还敢出头作恶,狗熊一个!”

靳志继痛地闷哼一声,浑都是痛感,若不是痛地身无力他估计要身打滚了:活了二十三岁,他从来没有受过这么大的罪!

“志继、志继~”牛贱妹趴在地上,听到有人匆匆靠近的脚步声了,她这才望向儿子,看到儿子痛的趴在地上气若游丝,她本身也痛,捶了捶泥地悲呼~

濮阳江和周云月看了,心中的恶气这才泄了一丝,看到靳家三口都被儿子教训了一顿,他们只觉得大快人心!

“渠哥!”栾宜玥见丈夫发完了恶气,她这才细声开口唤了他一声,唔,虽然还是觉得亏了,但是丈夫也算是为了她和小柔讨回了一口气。

阿空的性感

但是,要回本却还有排呢!

如果濮阳柔都受了这么大的罪,靳家不将他们斗跨了,他们濮阳家怎么可能会罢休!

这时候,濮阳渠耳尖的也听到了医护车的救护声响,冷冷地撇了一眼牛贱妹,任由她继续大呼小叫的引来村民。

其实,早在牛贱妹第一声呼叫时,就有村民透过围墙望进来了,不过看到都是濮阳渠在大战对方,这才没有人出声罢了。

同是青溏村的,在对外一事上,他们还是非常团结的。

何况渠生这后生,昨天还在山上打了一头大野猪,将整个野猪都上交到村里,就连小猪崽都上交了,让村每家每户都能免费分到一点野猪肉加餐——可见渠生这一行为,在村中果真刷了一层大好感。

毕竟村民也是很实际的,有利可图的事能让他们更团结。

特别是当天早上又出了璩美英的家丑,大家对于渠生这孩子也是多了两分同情的。

听到牛贱妹越喊越大声,早就被李大力他爸请过来的鲁村长,这才慢悠悠地来到大房门口,一眼就看到躺在地上被被褥包裹着的小柔,以及哭红眼肿的周云月。

他瞬间变了脸色,朝着濮阳江和濮阳渠问:“江哥、渠生,这是怎么一回事?!”说着,一对黑目立马对上靳志继这个濮阳江的亲女婿——

此时,靳志承身体的剧痛已经麻木了,他心中更是心痛,满脑子都是濮阳渠刚刚说过的话,望着牛贱妹一心只顾着靳志继,完理都不理他,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?!

就连靳志承这半子都被渠生狠揍了一顿,这事情可不小!

这种事情,渠哥一向由着老爸出面处理,毕竟濮阳江才是名正言顺,他冲着平伯点个头,眼光阴鸷地扫过地上的牛贱妹和靳志继、靳志承,心中冷笑:

想在青溏村来阴濮阳家?也不怕连怎么死都不清楚!

只是,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了!

这种突兀的意外,让濮阳渠心中更是绷紧了精神:大妹不过是遇人不淑,就能受到这样的狠毒伤害,那……

他和他的爱妻,明显是有最少两波以上的背后黑手,不想要他们夫妻好过,这种潜在危险更是防不胜防!

原本想要静待爱妻生产后再做计划的濮阳渠,瞬间改变了主意——